有時候我懷疑 自己的自律神經有點問題
沒事手顫 久坐頭暈 想睡覺就變鬥雞眼 走兩步路就會跌倒一次
如果我快死了 我應該要做點事 現在

不過當我走向妳 症狀總加劇
走路就 stumble 開口就 choke 句子卡在喉頭 眼球環遊世界
看起來 十足個zombie

也許我智能上也有一些問題
大概 一切都是我搞錯
我想 眼睛可能也要檢查一下

不然 我怎會把妳那閃避的眼神 看成是害羞的希冀
怎麼 將你冰冷的口氣聽成是 對我的在意
搞不清楚狀況的 以為 找到了那個妳

我想這一切都是錯誤
不過我的自律神經已失控

不該
看妳
卻又不自主 再看妳

不想
想到妳
夜晚的腦袋 卻塞滿了...

Damn it!
不想讓這誤會再繼續下去
卻又自願在這一切的mistake中夢遊


於是我情願 在這self contructed 夢境中
等妳 用鬧鐘 用拳頭 用巴掌
或是
用妳 最真實的聲音
將我喚醒

別讓我再沉睡 讓我 成為一株持續成長的植物
讓你遮陽...




N.D.


創作者介紹

AZ's Albany

neuraldisor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